1. <em id="ae9zt"></em>

      <rp id="ae9zt"></rp>

      <em id="ae9zt"></em>

      <legend id="ae9zt"><pre id="ae9zt"></pre></legend><th id="ae9zt"></th>

      <dd id="ae9zt"><track id="ae9zt"><video id="ae9zt"></video></track></dd>
    2. 寫下《墓志銘》的他感染新冠肺炎去世 愿天堂沒有病毒,只有詩意

      封面區塊鏈 該文章已上鏈 >

      封面新聞 2020-02-14 16:59 45193


      游子雪松



      封面新聞記者 張杰

      繼湖北美術學院教授、湖北水彩畫代表人物之一劉壽祥因新冠肺炎,在武漢金銀潭醫院逝世之后,文藝圈又傳來一則令人悲傷的消息:2月13日下午,安徽省作協會員、詩人“游子雪松”因感染新冠肺炎,經治療無效,不幸客逝他鄉。

      游子雪松,本名陳學松,曾用名陳松,安徽省壽縣人。2020年01月19日,他經武漢至荊門,不幸被冠狀病毒傳染,在荊門市鐘祥人民醫院救治,被確診為冠狀病毒傳染性肺炎。經搶救無效,于2020年2月13日下午17時58分去世。據安徽詩人吳少東向封面新聞記者透露,游子雪松去荊門去為了生計方面的事情,“他本希望在年關前,外出一趟處理一些事情。沒想到染上了病毒?!?br/>在去世之前不久,“游子雪松”還專門就這次疫情寫了一首叫《墓志銘》的詩,讀來令眾人感動并感傷。雖然“游子雪松”在全國并不算非常有名的詩人,但他因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去世,以及他的詩作傳開后,多位詩人也紛紛表示哀悼。詩人楊克在朋友圈寫道:“不認識這位詩人,悼!看到他這首詩,真誠!”讀者師建軍在網上留言:“你留下的詩歌,就是你高尚的墓志銘!”
      作為游子雪松的安徽老鄉,吳少東在接受封面新聞采訪時談到對其詩歌的印象,“他一生游走他的故鄉與山川,他的為人如他的詩,真誠、樸素。他為他的家鄉安徽淮南、壽縣的詩歌活動與發展做了許多貢獻,他的不幸去世是安徽詩壇的損失。他染病期間也沒有停止詩歌創作,他在詩中真情表達了對親朋與家鄉的思念,對人類與美好的祝福。他是故鄉的游子,也是詩歌的信徒。愿天堂沒有病毒,只有詩意?!?br/>“游子雪松”是安徽省作協會員,鄉愁詩人。安徽潤祺文創負責人,《珍珠泉》微刊主編。2019年,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出版“游子雪松”的個人詩集《我的鄉愁依山傍水》。


      游子雪松



      1月30日,他曾在朋友圈發表自己詩作,詩名為《墓志銘》。


      來自老家確切的消息——
      故鄉目前還沒有發現一例冠狀病毒
      這讓我釋然,欣慰。千里之外的那片故土
      是我一生都無法割舍的牽絆
      這里是生養我的土地,現在
      依然住著我的親人,故舊和親朋
      瓦埠湖,古芍陂,長淮與淝水
      骨頭里浸潤它們生生不息的方言和胎記
      這首詩不長,不用公開瀏覽和發表
      假如,在異鄉我走不出這次春天的逃亡
      當你打開朋友圈,就能讀到這首我的
      墓志銘


      1月31日,他還就抗擊疫情發布詩作《醒醒!人類》:


      不想重提肺炎,疫情,病毒這些刺眼的詞語
      更不想瀏覽鋪天蓋地真偽難測的
      防預措施,治療方案。九省通衢之境
      封城……一級突發……預案,等等,等等
      雖是無奈之舉,是不得已扼殺毒性的蔓延


      雖然只是與死亡擦肩而過的
      旅行,卻讓相聚受阻,鄉愁在千里之外的
      故鄉無端受難,規則,秩序手忙腳亂
      一次次改簽的車,船,機票不得不
      在親情婉拒聲中亮起紅燈,之后還要違心
      安慰親朋故舊,告訴她們,我的江湖風平浪穩
      你在家鄉還好嗎?身邊,有沒有疫情


      我們祈禱上蒼,不如鞭撻自己的良心
      給善良和弱勢一些溫暖,關注和庇護
      也是給我們自已生存留下退路
      請讓我們都醒醒吧,人類——我們對于自然萬物已負債累累
      別讓我們的子孫再重蹈覆轍,負荊前行


      【如果您有新聞線索,歡迎向我們報料,一經采納有費用酬謝。報料微信關注:ihxdsb,報料QQ:3386405712】

      評論 0

      • 還沒有添加任何評論,快去APP中搶沙發吧!

      我要評論

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去APP中參與熱議吧

      手机龙虎斗